淨零未來

碳排放量

投資碳 ETF 真能幫助產業脫碳轉型嗎?

9/14/2022

  • 作者 Solon
  • 綜合編譯 Ivan
  • 責任編輯 Dobby
  • 圖片來源 Shutterstock

碳商機需求龐大,連散戶投資人都可以透過購買 ETF 接觸碳信用。例如 2020 年推出的金瑞全球碳策略 ETF  ( KRBN ),目前資產就約為 14 億美元。從那時起,各種碳信用 ETF 和共同基金開始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地,推出各類競爭性產品。

對於希望在個人投資組合中獲得碳抵消感覺的投資者來說,他們可以透過購買碳信用指數股票型基金 ( ETF ) 輕鬆與碳連結。它的碳抵消邏輯很簡單,透過自願性參與碳交易系統,可讓碳信用的購買需求擴大,提高購買碳信用(權)的價格,讓能釋出碳信用額度的公司,有更大的誘因去做減碳措施。


何謂「碳信用」?

 

它是允許企業排放一定數量的二氧化碳或其他溫室氣體( GHG )的許可證,提供市場導向機制,透過強制要求參與者使用碳信用額來抵消定量的二氧化碳或其它溫室氣體的排放量。

如果一間公司的污染低於碳信用限額,它可以透過出售額外的信用來賺錢;反之,如果一家公司的污染超過其上限,則必須購買額外的碳信用額。這是一個限額交易計劃。

在歐洲,碳信用額由歐盟排放交易系統( EU ETS )管理,該系統是世界上第一個上限與交易市場。自 2005 年推出以來, EU ETS 已成功幫助歐洲將發電與能源密集型產業的排放量減少了 42.8% 。



金瑞氣候投資主管路克˙奧利弗 ( Luke Oliver ) 指出,碳信用提供了更高的透明度和標準化的供應和定價機制,基本上把資本主義加到了氣候變遷的問題之上。當市場上有更多志願性資金加入購買碳信用行列時,碳信用價格就會上漲,間接讓有抵碳需求的企業,被迫回到自身,而非到市場購買碳信用來規避減碳責任;同時,散戶則可透過 ETF 所連結的碳信用期貨價格上漲來賺錢。

立意良善的 ETF 機制,也有反對意見。晨星機構多元資產和替代品高級分析師巴比˙布魯 ( Bobby Blue ) 就說,「我認為這根本不是 ESG 投資。有多少投資者購買(碳信用額)會永久持有?你現在購買這些信用額度,但你最終還是要將其出售給排放者。」

 

碳 ETF 最大的風險可能來自於政治干預
 

布魯分析碳價格一旦因為經濟衰退而反轉下降時,投資市場將如何反應市場機制?他表示,零售量變化無常,如果業績開始下滑,而投資者不完全了解價格下跌的原因,他們就會脫手,反過來讓市場上的碳信用價格將比企業自身脫碳努力更為划算。

除了價格暴跌的風險之外,上漲也可能導致永續投資人意料不到的反向結果。永續投資網站 SustainFi 的創始人拉娜哈巴羅娃 ( Lana Khabarova ) 就表示,歐盟排放交易指令第 29a 條,允許當局在價格出現顯著和持續上漲的情況下增加配額供應,這可能會影響 ETF 持份的價值。

換言之,碳 ETF 最大的風險可能來自於政治干預。 Horizons ETF 的投資組合經理和期權策略師尼克˙皮誇德 ( Nick Piquard )指出,碳信用額的獨特之處還是在於其供應量是由監管機構決定,然而,這也帶來了政治風險。



「如果政府認為突然增加大量碳信用額度是合適的,那麼價格可能就會下降。」皮誇德指出。因為碳價格的上漲可能會導致產業或消費者產生更高成本的阻力,例如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共和黨州長就曾試圖取消該州參與碳排放限額和交易拍賣。

碳 ETF 的減碳效果容或有爭議,但如果投資人真想用財務投資來拯救地球,布魯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從市場上買來的碳信用期貨合約或 ETF ,直接鎖在保險櫃中,永不賣出,這些被遺忘的碳信用額就再也不會有企業可以拿來抵碳了。


接下來我們有更多專題文章,請不要錯過!

【碳索商機】專題焦點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